金不摇

墙头多到写不下( 盾铁一生推|虎狼|R麦|Gallavich|Merthur|Valvert|麦雷|冰火|虫绿|Lukard|哈德|周翔 昊皓叶皓|Gecko Bros|Lucien Carr|喵汪|

好听!
分享Kyle Xian的单曲《荣耀再临(全职高手 ED)(Cover 大胆音组)》: http://music.163.com/song/470990846/?userid=305170873 (来自@网易云音乐)
分享Kyle Xian的单曲《信仰(全职高手 OP)(Cover 叶修(CV:阿杰))》: http://music.163.com/song/470707448/?userid=305170873 (来自@网易云音乐)

平安夜圣诞节这两天各种图文激增而且都是治愈治愈治愈——这是双废最爱的情景ˉ﹃ˉ/


终极目标 技能达成 [自个儿跟自个儿玩儿] max↑

闰猹抄【锦鲤抄】(转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806961/


项圈陪伴着闰土刺猹 
月光照着猹默默啃着西瓜 
被清辉笼罩的那些瓜
承载 猹的泪花

啮齿轻啃着西瓜的秧 
饥肠辘辘让猹该怎么去想 
尘世喧嚣就这么遗忘 
静静 啃着瓜秧

无辜的猹 心酸的猹 
不过是想 啃几口瓜 
可怕钢叉 闪光钢叉 
不留情面 血染了瓜

你在瓜地中偷吃了瓜万千 
却又惦记着闰土的那一眼 
我愿记忆停留在被刺瞬间 
随鲜血翻涌 潮起潮落 
渐渐地渐渐搁浅

是谁又给你添了新伤 
遥不可及的幸福终成奢望 
瓜上映出爱人的模样 
泪水 顺势而淌

银项圈在月光中发亮 
我就算是偷个瓜也能受伤 
是谁偷把叉换成了钢 
让我 心碎断肠

瓜海微亮 钢叉微亮 
一瞬光芒 预备无防 
一身惊惘 满身风霜 
迷离幻象 交错忧伤

原来偷瓜是因为深藏眷恋 
我用鲜血换你看我一眼 
用我残破身躯终结这孽缘 
愿此去经年 不再相见 
将喜悲浅浅的收敛

多年之后 
闰土回想从前 
画面遥远 恍惚细雨绵绵 
即然岁月无情回不到童年 
不如学着放下对猹的思念 
以这遍地残瓜祭猹之灵现 
懵懂的当年 不懂风月 
瓜好就是了晴天

沙沙声淡淡飘向远方 有猹的天堂

up主拿原版逗我 而且还被感动了otz

RDJ吸毒史(细讲第二次吸毒)(转自LO 丧心病狂秀下限_Po)

丧心病狂秀下限_Po_:

访谈来源:http://tieba.baidu.com/p/1050725398?see_lz=1

首先做这个长条是因为首页实在是有太多KZD的脑残粉拿唐尼的事情来举例子、求原谅,于是我在里较为详细的讲一下唐尼第二次入狱的事情,但是可能不会很全面,因为对于这件事情我本人了解的并不是很清楚,所以有什么遗漏望大家理解

 

另外,我个人认为明星吸毒是一件很让人心碎的事情,但是我们必须正视这件事,一味的纵容带来的只有不好的影响,所以希望一些粉丝能理智一些,不要再去说吸毒无罪的言论。
我们原谅唐尼是因为他在监狱中做出了改正,他并没有逃避或者掩盖他的错误,他不仅戒掉了毒同时也敢于正视自己的错误,所以我们原谅他,另外对于他的演艺生涯,也并不是所谓的“漫威赐给他钢铁侠”,而是他靠着自己的才华和魅力,一步一步努力去赢来的。

 


 接下来我先放出时间轴,欢迎捉虫

 


1973年,在他八岁的时候,他的爸爸递给了他人生中的第一支大麻。(但是叔在以往的采访中提到过,他并不恨他的父亲,他认为自己的父母都很棒,只是当时的文化氛围太疯狂,导致在他整个青少年时期的家庭都充斥着毒品。)

 

1977年,父母离异,他陪母亲住在纽约,而姐姐则和父亲住在加州。

  

1981年, 前往洛杉矶和父亲团聚,在Santa Monica高中继续学业并加入高中戏剧团,为了出演音乐剧Oklahoma中的角色学会了跳踢踏舞。

 

1982年,父亲在给他附加了苛刻的条件后同意了他辍学的请求,他得以在高中毕业前辍学,前往纽约投奔姐姐发展演艺事业,为供养自己,做过餐厅服务员、鞋店员工和活体艺术表演者,同时在剧院表演戏剧,最终被星探发掘,被带回洛杉矶好莱坞寻求发展。

 

1984年 拍摄电影Firstborn期间,与莎拉杰西卡帕克相恋同居,开启了长达7年的恋情。

  

1985 拍摄电影Weird Science期间与Anthony Michael Hall 成为挚友,在其帮助下参演了一年的Saturday Night Live

  

1986年, 拍摄了首次担任男主角的电影“The pick-up Artist”

  

1987年, 因在电影less than zero中出色的饰演了瘾君子纨绔子弟julian wells一角而成名,获取影评界关注。

  

1991年,与沙拉杰西卡帕克分手,击败著名影人达斯汀霍夫曼、罗宾威廉姆斯和比利克里斯托,获得卓别林一角。

  

1992年, 在约会仅42天后,与模特、演员、歌手Deborah Falconer结婚。

  

1993年, 获得个人首个奥斯卡提名(提名影片《卓别林》),儿子Indio也于同年9月7日降生。

  

1996年起,吸食毒品的事情东窗事发。

 

1996年6月23日,唐尼开着他的黑色福特探险者车,演着马里布的太平洋海岸高速公路以每小时70迈行驶,并被指控在毒品作用下驾驶。洛杉矶郡警长搜查了他的车,发现了0.42克海(一二三四五)洛因、1.49克可(一二三四五)卡因--其中0.32克是高纯度可(一二三四五)卡因--这些足以构成一个持有毒品的重罪指控--还在副驾驶座位下发现一把未上膛的.357口径手枪,而储物格里有4颗子弹。


1996年7月16-17日,臭名昭著的“金发姑娘”事(一二三四五)件。候审期间,唐尼游荡到邻居家里--当时前门未锁--并在该户11岁儿子的空床上昏睡过去。他被医护人员救醒,当夜被监守在南加大医护中心的囚犯区。该邻居拒绝指控唐尼私闯民宅。


1996年7月18日,洛杉矶郡法庭法官劳伦斯梅拉下令要唐尼参加24小时受监督的戒毒治疗项目。


1996年7月20日,唐尼身着夏威夷花衬衫和病人服的裤子,钻窗逃离戒毒所后搭车前往马里布一位朋友家。4小时后,他被警方抓捕,并被关在洛杉矶郡中心男子监狱9天。(唐尼曾在访谈中提及到他为什么要逃离戒毒所,他的话来说,“我就是不喜欢那个地方。”)


996年7月29日,梅拉法官下令唐尼参加另一项受监督的戒毒项目。


1996年9月11日,唐尼对持有毒品的重罪指控认罪、对持有非法武器和在毒品作用下驾驶的轻罪指控认罪。


1996年11月6日,唐尼被判再在监禁性质的戒毒所内居住6个月,同时被判3年缓刑、定期接受毒品测试。


1996年11月16日,从戒毒所中短暂释放,主持SNL(Saturday Night Live)。节目中有个段子:唐尼饰演的警探发现一名私藏海(一二三四五六)洛因的人,警探说:“我认为,如果你有毒品问题,就进监狱呆在牢里。你不会去轻松的戒毒所呆着,还能有一周的假期出来主持什么喜剧秀。”


1996年12月4日,现身prime time live节目,被主人问道有关骗人的问题,他说需要警惕的谎言是“我很好”


1997.10.16--1998.3.31 于洛杉矶郡立监狱 期间,在1998年1月23日,卷入与其他犯人殴斗,面部受伤,出狱接受治疗。


1997年10月16日曾被证明拒绝接受9月的强制毒品测试。 


1997年12月8日被宣判与洛杉矶郡立监狱服刑180天。


1988年1月23日,唐尼被批准离开监狱拍摄U.S.Marshals


1998年2月13日,与其他三位囚犯发生争执被割伤,转移到单独牢房。


1998年2月17日和3月4日被批准离开监狱,客串尼尔乔丹指导的电影In Dreanms


1998年3月31日,服刑113天后从郡立监狱释放,随机等级参加法庭指定的围棋120天的强制戒毒项目。


1999.6.22,唐尼承认,错过12.7听证会以来的强制毒品测试,这是他第二次违反缓刑保释条例。梅拉法官称:“我想(唐尼)有些严重的心理问题需要解决。”然后唐尼被戴上手铐送去接受一项监管严格的24小时监控的戒毒治疗项目。


1999.8.5,在庭审中,唐尼恳请梅拉法官不要将他送到州立监狱服刑,他说:“这感觉像是我拿着一把枪,枪口含在嘴里,我的手指按在扳机上,而我喜欢火药的味道。”梅拉法官不为所动,称:“我们已经试过了戒毒所,但是没有起作用。”基于1996年的持毒指控,梅拉法官判决唐尼在州立监狱服刑3年——正验证了他先前给唐尼的警告。法庭同意他服刑201天,他被转移到加州德拉诺的北科恩州立监狱。


1999.8.25,于加州科克兰州立监狱服刑。


199.9.24,唐尼的律师团申请上诉。

 

2000.11 第二次服刑出狱后,参演美剧Ally Mcbeal(甜心俏佳人)期间两次故态复萌,被捕并被勒令戒毒。

  

2000--2003年 参加法庭指定的戒毒治疗项目,最终在2003年戒毒成功。

 

 


 

接下来根据这个时间轴我来说一下他在第二次服刑期间发生的一些事情。

 

 

在他第二次入狱以后,曾有记者去采访他,报道中说到因为毒品他的体重掉了15磅,眼睛带着血丝,额头上布满了因为压力出现的皱褶,但他的精神状态在我看来并不是消沉的,闷闷不乐的,即使这一切让他十分痛苦,但依旧能从他的脸上找到早上打壁球锻得来的健康神色,甚至笑着接受记者对他的提问。

 

不过监狱里的生活确实是艰辛的,在这里他并不是名人,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因为吸毒入狱的“瘾君子”,狱警曾说:“We are going to come down on like a ton of shit.(如果发现你有任何纪律问题,我们将用一吨狗屎治理你。)”,甚至在第一次入狱的时候还被人打伤面部。


唐尼结婚8年的妻子Deborah Falconer(已成功戒毒)在支持唐尼方面有着很大的功劳,他曾带着Indio去探望唐尼两次,但是在这其中一次探望的路途中Indio曾问过一个让唐尼十分心碎的问题——“我的爸爸是坏人吗?”

 

唐尼一直十分努力在儿子面前树立起自己的形象,对于儿子来说,父亲入狱是一件令他备受打击的事情,但是唐尼在妻子的鼓励下选择不隐瞒儿子实情,同时也是选择了直视这件事情,他不惧怕他的过去,他相信自能战胜,同时他也在一个访谈上提到过,他认为戒毒并不难,难的是下定决心。

 

但值得一提的是,当时Deborah Falconer已经和唐尼在法律上分居了。

 

还有一个人对唐尼的解戒毒也有着很大的功劳,那就是他的好朋友西恩潘,他曾两次出面帮助唐尼戒毒,但是都以失败告终。但他对唐尼很有信心,而且他还很欣赏唐尼的幽默感和他的才华,他认为“我们需要一个自由的RDJ,需要他这个演员。”同时导演柯蒂斯汉森也对唐尼充满希望。

 

迈克尔道格拉斯,曾与唐尼合作影片wonder boys, 他说:“当听说他要坐牢时我们心都碎了,起初我很生他的气——这是个如此严重的疾病。我以为他在片场的时候是清醒的——跟他合作真棒。我深深地喜欢他,当他清醒的时候,你能感觉到简单的警告对他来讲是多么的痛苦。他感觉的到这一切——看着他,你就明白了什么叫自我治疗。他身上有种脆弱让你想保护他,我当然希望他能处理好自己的一切,我想我们得等着瞧以后的日子。”

 

更令人感动的是在他入狱期间,很多粉丝都鼓励他,给他写信让他振作起来,根据唐尼自己说他每天大概会收到100封来自不同人的信,他会给大部分人回信,这让他的郁闷心情有了很大的改观。

 

但我觉得真正胜利的原因是唐尼的乐观——与生俱来的礼物,他不仅成功的适应了监狱的生活,用好莱坞恐怖的故事逗室友们发笑,在圣诞节时他甚至带领囚犯们合唱圣诞福音歌曲,圣诞夜他用分配给他的对外通话时间给这位记者打了个电话,他的声音听上去热情洋溢,像是真正做到了苦中作乐。

 
但因为他是个高调的囚犯,也因此受到了很多不公平的待遇,比如在食堂的碰瓷和厨房的重活,清理那些数量巨大的餐具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加上还要清理水池和地板,但他依旧是以一种幽默的形式告诉了这位记者。

 
为了丰富他的监狱生活,唐尼会参加一些体育活动,和他的四位室友一起娱乐,值得一提的是他还给这四位室友起了外号。然而不是所有的游戏都能在笑声中结束。唐尼的朋友迈克(他四月份已经被转移到圣地亚哥附近的一处监狱)讲述了有一次唐尼差点和另一位囚犯打起来——“一个纯心想挑衅的家伙,他块头至少是唐尼的两倍”,他想把一场例行的壁球比赛转变成肢体冲突,“他开始冲撞和辱骂唐尼,唐尼说:‘嘿,你不必这样说吧’,我对唐尼耳语说:‘别再对那人说一个字儿了!’接着他俩就冲着对方走过去,唐尼根本就不在乎,然后唐尼就开始走开,而那人还接着骂想惹唐尼生气,最后,我劝那人说你不想因惹事再加几个月刑期吧,他后退了。”


瘦菲格罗亚说:“唐尼不需要别人替他担心”
得知这场对峙事仧件后,唐尼的父亲,64岁的电影人老罗伯特唐尼骄傲的说:“瞧,我就知道我儿子是个相当勇敢的孩子

 
在这位记者第四次去采访唐尼的时候,唐尼表示他不想再坦露个人的生活细节了,他不想再把自己的不足和不安感展示给别人,同时他还说“我为自己毫无价值的放纵言行感到内疚,我试图拖延处理真正的事。”

 

而唐尼的前期也赞同他的做法,“如果他不想一直被关注,这是件好事。这样做能拯救他的生命——活得真实,不要一直掩盖着什么。我最希望他能够找到一个简单的生活方式。”


对于唐尼来说,那是他的首要任务就是为自己找一个固定的居所,为自己好一个可以依靠的家,一开始他找的“临时住所”已经因为他的吸毒不能再继续使用了,同时吸毒也让他变得身无分文,而他的朋友也对这件事表示担忧。


柯蒂斯汉森说:“拍电影是一段密集的生活经历。每个人都朝着同一个目标、为了同一事业努力,一种家庭般的感情便产生了。电影杀青时,我总是感到深深的失落--像是家庭解散了。Robert自己的家庭实际上已经破碎了,我预感唐尼有这种感觉。我希望他能拥有一个可以回去的地方,有一种一种别人关心他、信任他感觉。”

 

而对于唐尼来讲,这种感觉自小便离他而去,他的童年几乎从不缺乏创意,却是极端的。他把他的父母形容为:“热爱艺术、心怀崇敬的东海岸的古板的人,却碰巧喜欢大麻。即使他们不算是反文化人士...当老爸开始吸可仧卡因的时候,他并不知道这有多危险,他很天真,他只想这玩意能帮他搞创作,对于我来讲,我们是一个试图寻找正常状态的艺术家庭。”他说:“大麻是像大米一样的主食!” 他嘲笑起这个主食的概念来。

 

姐姐Allyson Downey则提出了更不光彩的观点:“如果把我们的成长背景放到现在,就像是让昆汀塔伦蒂诺做你的父亲。我的家人都是了不起的人物,尽管我不知道他们算不算的上是很棒的家人。我们都是好性格的人,我们绝对有这个优点。”


坐在格林威治村传说中的雪松酒馆,老罗伯特唐尼谈起他儿子六岁啜饮白酒的事。“在老西村阁楼里,我们围坐在一起,抽着大麻玩扑克牌,Robert用一种有趣的目光盯着我--Robert一直善于观察一切,在他很小的时候就这样,然后我说:孩子,你得尝一点儿这个,别喝饮料啦,我递给他一根大麻烟,突然我意识到我犯了一个十分可怕而愚蠢的错误。” 他停顿了。“仅仅是为了好玩,就给一个小孩子抽一口大麻烟,这样的行为后来屡次发生。现在你或许以为8岁时的Robert已经是Jimmy Cliff的毒贩子了。我永远都不会原谅我自己,但是Robert和我已经处理过这件事,他跟我说过:我不是受害者,爸,我不怪任何人。”

 

他又接着谈到对儿子的抚养。“我儿子出生在曼哈顿,随后我们搬到了Forest Hills, 接着是格林威治村的阁楼,接着搬到伦敦,然后又回到纽约。然后是新墨西哥州、洛杉矶、康涅狄格、伍德斯托克、纽约,又回到洛杉矶,再回到纽约,再回到洛杉矶。真是太疯狂了。”

 

住在格林威治村阁楼里的岁月是最疯狂的,经常来访的客人包括艾比霍夫曼、诺曼里尔和电影人哈尔爱什比(叔在08年AFI致敬华伦比蒂的演讲中提到过这位)。住在洛杉矶的日子里,家里的老朋友包括杰克尼克尔森、彼得塞勒斯还有阿兰阿金。对小罗伯特唐尼来讲,这一切都令人眩晕。

 

"你知道,坦白讲,我从未见过Bobby开心的样子--真正开心的样子"   Elsie(小罗伯特唐尼的母亲,同样是一位演员)这样谈到她儿子 。“不过我没见过几个人开心。我从未见过他享受生活——他享受生命。”

 

她和她前夫是不是有试过让他们的儿子开心呢?“噢,当然,尽一切努力。关于抚养孩子,你只知道那么多了。我一直希望他能开心。”

 

曾经,爸爸和儿子试着用心理咨询治疗来治愈他们之间紧张的关系。老罗伯特唐尼说:“最终我俩抱头痛哭,突然我俩都意识到心理医生放了Cat Steven的那首歌:father and son ”


唐尼的姐姐称两人的童年是场完全没有成年人教育对的“噩梦”,但对于唐尼来说他并不知道快乐为何物,没有了参照物他也就没有那么多痛苦,不知道这是幸运还是不幸,她的姐姐说,“Robert生活的世界,他的情感现实,太过于猛烈了以至于他不能够应付。他像是一个白痴学者,他是个出色的演员,是个聪明的人,还是一个真正的好朋友,但是他不能够处理日常生活中的状况。”

 

她接着说:“我觉得这也正是他的痛苦所在,而这个问题已经跟了他很久了。我认为,与其说他滥用毒品是为了得到某种感觉,不如说是为了不去感觉,为了抑制所有的感情——这样他才能应付过来,运转下来。”

 

Josh Richman管唐尼叫“一场美丽的灾难”,Richman今年35岁,和唐尼一起在疯狂的80年代长大,也是个party狂人。但是Richman总能够使自己远离真正的危险。他现在在LA经营夜店,并参与制作了The last party。“Bob的病症在于他从不知道真正的自由是什么”,Richman说,“自由是由界限划定的,而关于Robert很诡异又美丽的一点是:他基本上活的不受限制。他的道路不是一条线状的,不能把他的道路跟其他任何一个人的相比。也许对Bob来讲,是不完美让所有人以为生活是完美的,但Bob不喜欢那样的生活。” Richman不愿这样想,但他说不论如何,“也许他这辈子没有足够的先见之明去与毒瘾作斗争了,所以,如果意味着死去来到来世,那么毒品能够帮他快点到那儿。其他的一切都是这条路上的绊脚石。”


Manijeh Nikakhtar博士,是一位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精神病学教授,他去监狱探访过唐尼。对唐尼的痛苦,她总结为:双向抑郁症*。她说:“Robert一直在自我治疗,他需要治疗这种病,而不是被惩罚。”


Robert Altman曾在[Short cuts]和[姜饼人]中执导过唐尼,他说:“我们对患毒瘾的人没有同情心是可恶的、野蛮的。他本应该在一个医疗机构里...Robert是个温和的人,他只是有病,有毒瘾。他不应该被关在那种地方。”

 

对此RDJ的粉丝也有同样的看法,他们甚至通过游行来抗议政府的决定,他们认为吸毒并不应该被送入监狱,认为RDJ应得到更好的待遇,但最后还是以失败告终,

 

在州立监狱里,唐尼被要求每天参加4小时的戒毒治疗课程,每周5次。沃伦博伊德每月辅导唐尼两次,并且在他的看护下唐尼并没有继续吸毒,他说他可以通过唐尼的眼睛来判断他并不是在愚弄别人,谈到监狱生活对唐尼的影响,沃伦说:“Robert的魅力使他大受欢迎,Robert根本不怯懦,Robert像一个男人一样行走,我为他感到骄傲。”

 

对于唐尼而言,他同样很欢迎每周随机毒品测试,他说:“因为我不希望有不一致的地方,我不想那儿有扇开着的门。”

 

西恩潘说:“他说在监狱里没有吸毒,我选择相信他,尽管我承认我曾经被他骗过。”

 

这位记者问他,他是否在监狱里吸过毒,他说:“自从1999年6月起我再也没有用过药--洛杉矶郡立监狱的氯丙嗪是我毒品生涯的绝唱、故事的结局”


在这位记者的第五次探访中,唐尼显得并不是很愉悦,他的鬓发变得灰白,眼睛呈现出淡黄色,一个鼻孔边缘有浅浅的伤痕——不知道伤是哪里来的。他的双肩膨胀起来,使得他身体的其他部分看起来小了。这次他没穿好看的衣服--仅仅是监狱蓝囚服,短袖款式的,因为夏天快要来了。

 访谈来源:http://tieba.baidu.com/p/1050725398?see_lz=1  

 

对于记者问道“在我们没见面的两个月内,有什么事情改变了”这个问题上,唐尼有些生气,他说,“什么都没变,为什么会变呢?我只是更深地陷入到抑郁中,住在这烂仓库里面,有时候我觉得我死了,我准备好要出去了”并且他拒绝拍照,理由是他看起来一团糟。

 

他说他很高兴已经不再厨房工作了,作为一个高中辍学的人,他拿到了监狱普通同学学历文凭(G.E.D)有史以来的最高分,他自嘲的把监狱比作班级,还说“我不是戒毒的榜样,我是拿G.E.D文凭的榜样。”  

 

他希望能被转移到另一所监狱去---位于San Luis Obispo的加州男子戒疗院,距离这里半个小时的路程,但更接近蒙特利海岸的海风,那也是马龙白兰度的儿子克里斯蒂安因误杀他妹妹的情人Cheyenne而服刑5年的地方。唐尼说:“那地方的安全警戒更严格,但去那里,就可以离开集体宿舍入住两人居寝室了。这样我不用再征得集体的同意就可以看想看的电视节目啦。”


而唐尼同时也否认了National enquirer小报报道的事——一个墨西哥黑帮成员试图刺伤唐尼,同时他还激怒了一个绰号叫水牛的印第安土著囚犯,后者掐着唐尼的脖子把他弄得差点因窒息昏迷过去,他说:“我不会回应任何说法,不做评论,因为不管怎样做都会使我的处境更糟糕...监狱里的这些家伙除了在电视上看到的东西外便一无所知,所以他们为媒体编造故事:‘来点儿Jerry Springer秀的东西,再添上些从Who Wants to Be a Millionaire秀中看到的,再说些Blueboy magazine刊载的段子’,这是种:‘嘿,我编的故事能盖过那个’的心理。”


我问他,在监狱里发生在他身上最糟糕的事是什么,他回答:“我永远不会告诉你我经历过的最糟的事。”


我们走到探监区的小院子里抽烟,我给了他一只万宝路,我们站在那儿边抽烟边聊着,周围是囚犯和他们的妻子、女友和孩子。有个约莫18岁的拉丁女孩儿时不时地看唐尼一眼,最终,她离开了她探访的囚犯走到我们这边来。

 

她羞涩的问:“你是我以为你是的那个人么?”

 
“我不知道”唐尼说。“我是谁呀?”

 
她说;“那个演员?”


“哪个演员?”

 

女孩儿微笑了,显然她意识到唐尼不会回答她的。不久,看守宣布时间到了,RDJ便和其他囚犯们一起,走回去了。

 

 ————————转载注明出处————————

 

*抑郁症属于情感性精神障碍? ,从发作特点上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单相的,称为“抑郁症”。每次发作的表现都是情绪抑郁。另一类称为“双相”,全名是‘躁狂抑郁症’。有几次发作是抑郁,另外几次却是情绪过度兴奋,甚至不能自控,呈现躁狂状态。

 ———————————————————— 做这个东西只是想告诉那些吸毒的明星和他们的粉丝,每个人都应该得到一次机会,但这个机会是要自己付出,自己去争取的,绝不是粉丝一味的忍让和纵容。 

转载http://v.youku.com/v_show/id_XODQ0OTU1OTQ4.html

神剪mv复仇者联盟剧组唱圣诞歌 

被萌到心暖!!真的像是得到了一份圣诞和新年礼物的感觉

请用倾尽天下的调子大声唱出来!

血染瓜地的猹,怎敌你手间一柄钢叉,负了闰土也罢,始终不过一个西瓜。鼻血染就沙滩,只想再见你守瓜刺猹,听钢叉暗哑,圆月奄奄一息落下。梦中瓜田李下,依旧趴着萌萌的猹啊,舔去毛上的沙,并肩看,西瓜好大~


好像又发现了什么新cp呢

经常会因为错过什么tag而错过一些很棒的东西,尤其是那些人气不太高的连tag都不造该怎么标的cp的图文……lofter我求求你赶紧出文章内关键词搜索吧你!

最近的AA盾铁同人梗全被拿去用了官方大手你就逼死我们得了吧!!!!!